深切怀念张毅先生-澳门金沙城娱乐场官网

深切怀念张毅先生

时间:2021-12-15 15:49:05

深切怀念张毅先生

                                               ——追忆与张毅先生相识相处的难忘岁月
 

 烟台海运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原山东航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于新建
现渤海轮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张毅先生是渤海轮渡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是渤海轮渡股份有限公司的首任董事长。今年张毅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有十年了。年年柳树绿,岁岁菊花黄。在他去世后的三千六百多天里,我的眼前时常浮现出他诚挚坦荡、平易近人、亲切温暖的音容笑貌,胸中积蓄渐增的怀念之情如潮水般绵绵不绝,时时不曾消退;起伏涌动,久久难以平复。我始终感觉,张毅先生并没有舍我而去,他一直和我在一起,像从前一样,一如既往地在关注我、相信我、引领我、支持我……

(一)

        初识张毅先生的情景,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是在1994年,我当时担任烟台海运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张毅先生担任辽宁省大连海洋渔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烟台海运从事海洋运输,辽渔集团从事海洋渔业,两个单位没有任何的业务关系。但因为我和张毅先生立志发展渤海湾客滚运输的不谋而合,两个单位从此有了交集,关系逐渐变得密切而牢固。我也因此与先生由相识,到相交、相知。
        当时,烟台海运已有两艘客滚船,分别经营蓬莱至旅顺、烟台至大连香炉礁航线。在得知我们要购买第三艘客滚船“华鲁”轮后,张毅先生派遣时任辽渔集团副总经理遇力琦、港务公司经理纪广宇等人,主动到烟台海运拜访,表达了合作意向,欢迎烟台海运的客滚船停靠辽渔集团的码头,并邀请烟台海运经营班子回访,对码头靠泊条件进行现场勘验。在和班子成员多次商谈后,1994年我带领烟台海运班子到辽渔集团拜访,张毅先生带领辽渔集团副总经理遇力琦、宁世虎、李兴武,副书记郝建兴以及港务公司经理纪广宇等,给予了热情接待。张毅先生介绍了辽渔集团的发展规划以及码头距沈大高速近、港口水深面阔等发展客滚的优越条件,双发就合作发展客滚运输事宜达成了多项共识,商谈气氛融洽、愉快。
        张毅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待人热情、谦虚平和、诚恳实在,没有丝毫的高傲和虚伪。虽然我与张毅先生是第一次接触,但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我却兼有领导、严师、益友的感受。
        我们两人是初次见面,但我们却彼此发现在很多方面存在相似之处,不由自主地同时产生了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这种感觉后来也一直伴随着我和张毅先生,并且随着交往次数的增多而不断加深。
        但当张毅先生亲自带我们到辽渔集团码头考察后,我们从最初对客滚船停靠辽渔码头充满的期待,开始被疑虑所替代,甚至打起了退堂鼓。当时的辽渔集团码头就是一个纯粹的停靠渔船码头,码头简直是简易、简陋,只有几根石柱子和几座简易浮桥,根本不具备停靠客滚船的基本条件。我们当场委婉表示,如果码头不能在客滚船投入运营前改造好,我们不能等待,将安排船舶另靠别的港口。张毅先生似乎成竹在胸,没有一点的犹豫,当场果断表态一定会在客滚船投入前将码头改造完毕。
        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烟台,半信半疑地等待张毅先生承诺的实现。期间,辽渔集团港务公司经理纪广宇给烟台海运来过几次电话,说张毅先生亲自挂帅,正带领人昼夜不停连轴转地改造码头。说实话,我们当时也只是客套地寒暄,权当是辽渔集团的外交说辞,并没有完全相信。
        但令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三十六天,张毅先生邀请烟台海运班子再次到辽渔集团。当张毅先生带我们到码头后,我们几乎惊呆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张毅先生的领导和亲力亲为下,辽渔集团提前完成了码头改造,码头设施完全符合我们新购买船舶的靠泊条件,并且超出我们预期,码头设计可以停靠吨位更大、船体更长的客滚船。
        我当场就被张毅先生的魅力所折服,认定他是一位讲信誉、有魄力、有能力、能干事的企业领导人,值得长期交往和合作,更加坚信和辽渔集团这样的企业合作没有错,也进一步增强了和辽渔集团、和张毅先生深度合作的决心和信心。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烟台至大连辽渔集团码头的客滚运输航线如期开通,1994年5月26日,“华鲁”轮满载着双方的希望,乘风破浪从烟台出发,开始了她的首航之旅,揭开了烟台海运和辽渔集团精诚合作发展客滚事业的序幕,实现了张毅先生提出的“既要有港,又要通航”的战略构想。
        万事开头难。烟台海运与辽渔集团的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刚开通烟台到辽渔集团码头客滚航线的最初一段时间,由于宣传、市场淡季、营销组织等方面的原因,车、客流量并没有立即达到预期,收入水平也一度低迷。张毅先生很诚恳地对时任烟台海运总公司副总经理吕思广说,请转告你们于总,我们合作的目的是共赢,如果车客不好,时间长了企业扛不住,我不反对你们调整航线,改靠大连其它码头。
        一个澳门金沙城娱乐场官网的合作伙伴,竟然为对方考虑得这么细致,竟然怕对方挣不到钱,这是一种怎样的大智慧?这是一种怎样的宽胸襟?从这件事上,我对张毅先生有了更多的认识,也更增添了对他的钦佩和敬重。
        可喜的是,尽管辽渔集团客运站1994年5月份刚刚成立,工作人员都是门外汉,但张毅先生不服输、不认命,亲自督导客运站人员全力补习相关知识。客运站工作人员憋着一口气,不懂就问,边学边干,硬是在最短时间成功打开了市场,车辆和旅客源源不断流向辽渔集团码头。到1994年年底,运营几个月的“华鲁”轮完成旅客6.5万人次、车辆近2万台次。
        港口建设资金投入大、回收周期长。客滚码头建成了,如果只有一艘船舶停靠,势必造成极大的浪费。作为一名国企的董事长,将企业财产看得重于泰山的张毅先生,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更重要的是,张毅先生有一颗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心,他立志要做大做强大连湾至烟台客滚航线,对发展客滚运输具有坚定的信心。这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只有干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的辉煌。发展客滚运输事业,只是被动提供港口服务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主动参与客滚运输经营。张毅先生的这一想法,无疑是一块巨石投入湖中。辽渔集团上下议论纷纷,支持者有之、旁观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
        从自己熟悉的领域,迈入完全陌生的领域,需要多么大的胆识和气魄,是难以想象的。同样,张毅先生承受的压力也是显而易见、可想而知的。
        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只要认准了的事情、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张毅先生绝不会半途而废。为打消众人的疑虑,张毅先生亲自带领辽渔集团主要干部到烟台海运拜访、参观、考察。
        张毅先生等辽渔集团领导达成共识要大力发展客滚运输,拟合资购买客滚船时,也遭遇到了来自辽宁省有关部门的阻力。当时辽宁省有关部门对辽渔集团发展客滚运输持限制保留态度。
        人生贵有胸中竹,咬定青山不放松。1996年,张毅先生亲自出面,与我和辽渔集团港务公司经理纪广宇,一起去找辽宁省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向其当面汇报辽渔集团的发展设想及发展客滚运输的原因,并再三恳请副省长能够出面约辽宁省交通厅厅长接见我们。
        交通厅厅长工作日理万机,白天没有时间与我们见面。张毅先生想方设法打听到厅长的家庭住址,决定直接登门拜访。
        清楚地记得,张毅先生,我和纪广宇三人,下午从大连出发,傍晚时赶到沈阳。怕错过时间,我们随便在街边小店填饱了肚子,然后直奔厅长家楼下,就把车停在小区里,然后轮流下车去楼下等。因为不知道厅长有没有出差,也不知道厅长何时能忙完回来,我们心存侥幸,怀着万分焦急的心情,眼巴巴地盯着厅长家的窗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从最初的小声交流直至沉默不语,但大家依然坚持,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从傍晚时分一直到晚上9点多钟,三四个小时的等待,真是望眼欲穿,那是一种煎熬。夜晚的风渐渐变冷,鼻涕都冻得流了出来,但我们谁也顾不得这些,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像燃烧着一把火。
        终于,厅长家客厅的灯亮了。我们高兴地像孩童一样,一下子跳起来,雀跃地冲上楼,忐忑不安地敲响了厅长家的门。厅长看着我们一个个穿着单薄的身体和干得发白的嘴唇,满脸的诧异,关切地让我们进门。张毅先生向厅长报告了辽渔集团计划和山东航运企业合作发展客滚运输的设想和规划,取得了厅长的首肯和表态支持。
        从厅长家出来,我们一刻也没有耽误,立即驱车从沈阳返回大连准备相关资料。当我们风尘仆仆赶回辽渔集团时,已经是天将破晓。看着天边隐隐显露的鱼肚白,我们发出了会心的微笑。我望向张毅先生,他正若有所思,但满脸的坚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太阳将要升起的地方。我想,当时在张毅先生的心中,是否同样正升起一个充满希望、朝气蓬勃的太阳!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见金。1997年3月,由烟台海运作为大股东,辽渔集团和蓬莱港务局参股的鲁辽公司成立。当年5月18日,由合资公司鲁辽公司购进的“兴鲁”轮,正式开通蓬莱新港至大连湾客滚新航线。事实也充分证明,张毅先生的决断是完全正确的,也验证了他的高瞻远瞩。“兴鲁”轮经营状况很好,各合作方每年从鲁辽公司都分得可观的红利。
        为了让我进一步了解和感受辽渔集团的文化,张毅先生几乎这几年都热情相邀,邀请我参加辽渔集团的年终联欢会。通过参加辽渔集团的联欢会,我真切感受到辽渔集团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大家庭,企业的感染力、凝聚力、战斗力很强。而我更从辽渔集团职工发自内心的笑声,从他们看到张毅先生时热情友好的招呼“董事长好”“张董好”中,感受到了张毅先生在职工心中的威望和职工对张毅先生的爱戴。企业拥有这样一位大智慧、能力强的掌舵人,拥有这样的融洽干群关系、上下同欲合力,与这样的企业合作,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成功呢?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客滚运输合作实现了双赢。烟台海运的运力规模不断扩大,运输能力不断增强,效益水平连年提升。辽渔集团的码头泊位越来越多、设备设施不断完善,达到了停靠6艘客滚船、日发12个航班的规模,港口因客流车流的到来越来越繁华,客滚运输逐步发展成为辽渔集团的支柱产业,对辽渔集团的贡献越来越不可替代。

(二)

        后来,由于组织的安排,我到了当时的山东省航运集团任副总经理。与张毅先生的再次深层次交流,是1999年。那年上半年,我与山东航运集团全体班子成员、所属港航16个单位党政一把手近50人,到辽渔集团参观学习。张毅先生亲自出面接待了我们,与我们面对面进行了交流,表达了和山东航运合作的深厚感情,展望了未来合作前景。我从中对张毅先生发展客滚运输的决心和信心有了更深的体会,也更领略了张毅先生的睿智、大格局和恢宏气度。
        张毅先生又安排辽渔集团港务公司纪广宇总经理,向我们系统介绍了辽渔集团及港务公司改革出效益、安全出效益、质量出效益、管理出效益、机制出效益的经验和具体做法,让我们受益匪浅,很受启发。通过这次参观学习,辽渔集团与整个山东各个港航企业进一步加深了了解,感情进一步升温。
        再一次让我对张毅先生刮目相看,是渤海轮渡国有股权转让的时候。正是有了张毅先生的坚持和争取,辽渔集团成为渤海轮渡的控股股东,引领渤海轮渡走上了跨越式发展之路。
        2004年下半年,根据山东省港航体制改革的总体部署和要求,烟台市国资委等发行人国有股东启动了渤海轮渡股权对外转让工作。在转让时,有几家单位都有意向受让渤海轮渡。但因为渤海轮渡与辽渔集团多年来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渤海轮渡的职工选择了辽渔集团。我参加了渤海轮渡的职工代表大会。在职工代表大会上,职工代表们意志非常坚决、态度立场明确。他们说,他们和他们代表的全体职工,只信任辽渔集团,只愿意把自己的前途命运交给以张毅先生为首的辽渔集团领导班子,要转让只赞同转让给辽渔集团,否则不同意转让。职工代表大会全票通过了由辽渔集团受让渤海轮渡。在会议现场,看着渤海轮渡职工坚定的神情,我生出无限的感慨,真没有想到,张毅先生竟然有这么大的人格魅力、这么高的威望,连合作单位的职工也这么信任他,愿意将自己的未来托付。
        为了渤海轮渡全体职工的信任和嘱托,张毅先生多次委派辽渔集团总经理许兆滨、副总经理毕建东,专程到烟台国资委进行洽谈,并邀请烟台国资委主要领导到辽渔集团考察,让烟台国资委加深对辽渔集团的了解和信任,以获取烟台国资委的理解和支持。烟台国资委的主要领导感慨地对我说,渤海轮渡找了一个好娘家,更找到了一位出色的企业当家人、领头人。
        但辽渔集团受让渤海轮渡国有股权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最终能够成功,张毅先生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1999年,原烟大汽车轮渡股份有限公司发生了“11·24”海难事故。“11·24”海难事故发生后,根据交通部、山东省委省政府和山东省交通厅的指示,渤海轮渡对原烟大公司进行了吸收兼并,接收其全部人员和1.9亿元的债务。为此,渤海轮渡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导致财务状况、营业能力、效益水平等方面状况非常差,也非常艰难。
        滚装运输是高风险行业,渤海湾客滚运输承担着沟通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地区物资交流和人员往来的重要任务,社会责任极其重大,是国家重点关注的风险地区。投资1亿多元,收购这样一个安全责任大、风险系数高的企业,辽渔集团班子最初的意见是不一致的,达成收购共识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但张毅先生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不会轻易更改,他不言弃、不放弃,苦口婆心,向大家谈规划、讲大势、摆事实、说道理,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力排众议获得了辽渔集团班子的一致同意和支持,在辽渔集团内部形成了收购渤海轮渡的高度共识。
        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辽渔集团控股渤海轮渡这件事情上,我会成为首要条件。原烟大汽车轮渡股份有限公司隶属原山东省航运集团,我也因担任山东航运集团暂时分管安全副总经理受“11·24”事故波及,但张毅先生一直在关注着我、注视着我,并且相信我发展渤海湾客滚运事业的初心仍在。作为辽渔集团董事长,张毅先生提出,辽渔集团收购控股渤海轮渡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要由于新建来担任渤海轮渡的总经理。为此,张毅先生与许兆滨总经理多次与我面谈,做我的工作。
        面对他们的邀请,站在风口浪尖,我感慨万千。
        一面,是明朗的前程。上级已经对我的工作去向有所安排、有所考虑,我可以到省直部门工作,能够轻车熟路、安安稳稳地沿着康庄大道走下去。
        一面,是未卜的命运,也有“11·24”事故的阴影。如果成功带领企业取得良好发展,是皆大欢喜的最好结局;反之,如果不能使企业发展得更好,不仅会辜负张毅先生、许兆滨总经理和董事会的信任,还将会毁掉自己的声誉。
        在抉择面前,张毅先生的话更坚定了我保持初心、继续前进的勇气。他说,你和我都是党培养的企业领导,都有强烈的革命意志和革命斗志,你对渤海轮渡的现状肯定不甘心,我坚信你和我一样心中有梦。振兴和发展渤海湾客滚运输是我们共同的追求,问心无愧勇当先,心底无私天地宽。渤海湾客滚运输是一项高风险行业,承担的社会责任重大。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我们相信只有你于新建才能够胜任总经理。如果你答应出任总经理,辽渔集团对渤海轮渡进行控股收购将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和后顾之忧。我们也将把渤海轮渡的前途、把渤海轮渡七百余名员工的希望托付给你……
        张毅先生满怀豪情地说:“辽渔集团控股渤海轮渡后,我张毅是第一任董事长,你于新建是第一任总经理,我坚信两个第一加起来,一定会创造出渤海轮渡更多的第一。”
         “是雄鹰就要振翅蓝天,是海燕就要逐浪海洋。我相信我的眼光;我相信你有远大的理想,不会甘于停步不前;我更相信,你于新建有这样的能力和魄力,一定会带领企业走得更坚定、更稳、更快、更好……”张毅先生的话似乎还在我耳边回响。
        其实,张毅先生一直对我非常信任,即使作为合作方,他也坚信我的为人。记得2004年,因为牵涉烟台海运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进口船舶缴税问题,我被海关调查。在有些人对我避之不及的时候,张毅先生反而挺身而出,也曾为我上下呼吁,他不相信我会明显地知法犯法,他还通过关系找到国家海关总署相关领导为我据理力争。后来检察院经过反复调查取证,认定我不构成违法。
        有了张毅先生的肯定和鼓励,我的信心更大更足,我毅然辞掉公职,选择走背水一战的职业经理之路,决定在渤海湾滚装运输的蓝潮中重新扬帆起航……
        烟台市刚开始转让渤海轮渡股权的时候,一开始辽宁国资委口头同意收购渤海轮渡,但后来考虑各种风险规定辽渔集团不能控股,持股比例只能按6%左右投资。在张毅先生的主导下,辽渔集团与一家民营企业达成协议,辽渔集团代持这家民营企业所持有的渤海轮渡44.62%的股权。后来,在解决辽渔集团代持股权的问题上,张毅先生争取到辽宁省领导与省国资委领导的大力支持,妥善解决了股权代持历史遗留问题,辽渔集团正式持有渤海轮渡51.36%的股权。促成了辽渔集团成为渤海轮渡的控股股东,为保持渤海轮渡的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可以说,没有张毅先生的战略定力,没有他的果断决策,没有他的坚毅坚持,就不会有辽渔集团对渤海轮渡的收购,也就不会有渤海轮渡的今天,更不会有渤海轮渡的光明未来。从这一点讲,渤海轮渡全体员工应该永远感激张毅先生,应该永远记住张毅这个崇高的名字。
        辽渔集团收购渤海轮渡后,张毅先生立即安排辽渔集团总经理许兆滨和我,去济南山东省交通厅拜访厅长、分管副厅长,向两位领导当面汇报渤海轮渡的未来发展设想,争取省厅继续对渤海轮渡给予关注和政策支持,最后争取到船舶运力更新的扶持资金政策。
        自2005年开始,截至2021年11月30日,辽渔集团累计共投入资金1亿多元,累计分红收益5亿多元。辽渔集团现仍持有渤海轮渡股份1.83亿股,市值达20个亿,持股占比38.76%,是渤海轮渡的控股股东。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辽渔集团收购渤海轮渡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辽渔集团现在仍享受着这项决策的成果,并且还将长期享受收购渤海轮渡带来的红利。同时,更彰显出张毅先生的高瞻远瞩,强大的战略决策水平,准确把握和处理国家、企业、员工利益关系的能力。
        让职工参股,是国企改革的重要一步。但在当时,张毅先生是辽宁省国有企业领导人中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让企业发展成果惠及职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和魄力的,更是冲破了各种阻力、克服了重重困难。由辽渔集团和渤海轮渡职工共同设立了职工持股公司——海平公司,受让了由这家民营企业直接持有的渤海轮渡36.38%的股权。这在渤海轮渡发展历程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正是这一步,使渤海轮渡率先建立了混合所有制的股权结构,完善了公司法人治理,极大调动了职工积极性,无形中使得职工的身份、责任发生变化,对渤海轮渡当时和今后的发展影响深远。同时,也充分体现出,作为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张毅先生的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和担当作为,具有高超的决策水平和能力。
        张毅先生常说,企业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千方百计调动干部职工积极性和创造性,就是要让国家、企业、职工从中得到好处,否则改革不会成功、也不会长久。让职工充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是张毅先生对职工负责、全心全意为职工服务、力所能及为职工谋福利的生动写照。
        在渤海轮渡上市前海平公司的职工股权转让给产业基金的时候,为保证转让顺利进行并取得较好收益,成立了以张毅先生为组长、辽渔集团总经理许兆滨、副总经理毕建东以及渤海轮渡我、财务总监薛锋、董秘宁武为组员的对外股权转让小组,负责与产业基金进行谈判。刚开始长达几个月是我们组员在前面进行谈判,我们谈到了每股转让价3.6元时,双方基本谈妥准备签订转让协议。但张毅先生认为还有潜力,还应该再继续努努力,他又亲自出面谈,争取到每股增加了一毛多的价格,最后海平公司职工持股以每股3.75元的价格转让,为股东、为职工争取到了最大利益。2006年8月至2009年7月3年间,海平公司由投资金额9800万元变成了转让金额3.7亿元,职工股每股是原来的3.75倍,持股职工普遍得到预想不到的收益。
        2007年,张毅先生主导成立了辽渔建设集团公司,进行房地产业务开发,并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吸纳职工入股。渤海轮渡踊跃参与项目建设,并决定由职工持股成立海祥公司进行投资。这是渤海轮渡职工出于对辽渔集团的信任,特别是对张毅先生的信任。海祥公司总投资1600万元,2012年整体退出时变成了3900万元,是原来的2.43倍,也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在张毅先生眼里,职工富有才是企业富,职工福利待遇提高了才是企业最大的效益,才能让企业持续发展。张毅先生对辽渔集团的职工满怀深情,各项福利待遇都考虑细致周全。对合作单位的职工,他同样充满着爱心和关怀,1999年“11.24”海难事故善后处理时,张毅先生曾派辽渔集团港务公司领导纪广宇、孙厚昌到烟大公司代表他和辽渔集团进行慰问,并表示以辽渔集团名义向烟大公司捐赠100万元,用以改善停业整顿中的烟大公司的员工生活,解决烟大公司的燃眉之急。这种善举,有几个合作方可以作出?我那时正在参与处理“11.24”善后处理工作,张毅先生特别嘱咐他们一定把他的问候带给我,让我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和友谊的珍贵。收购渤海轮渡后,张毅先生对渤海轮渡职工的生活也是关爱有加,非常关注职工美好生活向往的满足情况,他每次到烟台来,听到渤海轮渡职工的收入又提高了、福利待遇又提升了,看到很多职工又买了新房子、新车子,感到特别的开心和高兴。
        张毅先生处事风格大气,具有无比宽广的胸怀。在我担任渤海轮渡总经理、他担任渤海轮渡董事长的日子里,他给了渤海轮渡经营班子绝对的信任和支持。张毅先生用人不疑,对经营班子非常尊重、非常信任,他很少到公司来,每次来逗留的时间也很短。他不是不关心企业,而是不愿意给公司增添麻烦、施加压力。他给经营班子充分放权,充分发挥班子成员每个人的积极性和优势,对公司许多经营的决策方案、发展项目、人事安排等都表示支持,对公司日常经营没有过多干涉,鼓励大家放开手脚大胆干。在张毅先生的领导下,董事会和经营班子之间关系融洽,沟通非常顺利,没有出现过矛盾和分歧,也成就了渤海轮渡进入发展黄金期。
        张毅先生放手让渤海轮渡班子发挥聪明才智大胆干,但当我们需要支持时,张毅先生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做我们的坚强后盾,给予坚定的支持。
        渤海轮渡投资建造“渤海珍珠”“渤海玉珠”“渤海宝珠”“渤海翡珠”四艘姊妹船,属辽渔集团重大投资项目,需要获得辽宁省国资委的批准。当时正处于客滚船建造最佳时期,船舶早一点建造、早一点投入营运,不仅可以大大降低造船成本,而且可以抢占市场,获取更大的效益。张毅先生从维护企业利益出发,亲自带领辽渔集团总经理许兆滨和我,去向当时辽宁省国资委主任当面汇报。在听取我们投资建造可行性分析、融资情况、客滚运输市场发展前景情况汇报后,主任明确表态表示同意和支持。四艘船舶的投入,为渤海轮渡率先完成运力结构优化升级抢得了先机。

(三)

        作为国企领导人,张毅先生的精神境界和责任担当,让人难以望其项背。这从他坚持让渤海轮渡上市上可窥见一斑。
        在渤海轮渡上市问题上,最初是有很多人持不同意见的。张毅先生缜密分析形势,透彻研究资本市场,力排众议,敢于拍板,并在各种场合不厌其烦地解释渤海轮渡上市的理由和好处。上市是关系到渤海轮渡未来发展和企业切身利益的大事情,一定要抓住机遇,选择好时机。一方面,是竞争的需要。渤海轮渡所处的环境竞争非常复杂,给生产经营带来很大的不利影响。财务费用也带来很大负担,会在竞争中带来很多不利影响。上市可解决这些矛盾,增强企业竞争力。另一方面,是渤海轮渡实现战略目标做大做强的唯一选择。做大不是主要目的,做强是主要目的。大而不强等于不大,只有做强才能做大。再一方面,资本市场巨大的融资潜力给渤海轮渡提供了大有可为的空间。有了这个平台、空间,才有可能争取融资、争取企业更大的发展机会。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利用资本市场的巨大潜力。
        在渤海轮渡上市过程中,由于企业历史沿革复杂存在许多瑕疵,第一次申报发审会没有通过。为了解决这些难题,张毅先生一方面,力邀辽宁省国资委主任、分管副主任等,到山东济南拜访山东国资委主任、分管副主任等,协调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积极为上市清除障碍。另一方面,带领辽渔集团总经理许兆滨、副总经理毕建东和我,邀请辽宁省国资委分管副主任,到北京中国证监会拜会股票发审的分管领导,当面汇报、解释和解答有关情况。
        其实,筹划渤海轮渡上市时,张毅先生已经接近退休年龄。但张毅先生抱着“功成不必在我”的态度,从渤海轮渡战略发展角度出发,推动渤海轮渡在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里大展宏图实现更高层次的转型,笃定功成必定有我,勇于担当,推动渤海轮渡实现新一轮的更快、更大、更好的发展。
        更让人钦佩的是张毅先生弃小我顾大我、舍小家为大家的高尚品德。海平公司自然人股东过多,超过了《公司法》200个自然人的标准,成为渤海轮渡上市的一大障碍。当时海平公司的股东中,辽渔集团职工占了多数。清退自然人股东,成为一道非常棘手的难题。不解决这个问题,渤海轮渡就无法上市。关键时刻,张毅先生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决定,他带头将自己的股权全部处理掉,不计较个人利益,从而解决了渤海轮渡上市的瓶颈问题。
        2012年9月6日,渤海轮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市场成功上市了。遗憾的是张毅先生没有看到这一幕。渤海轮渡上市后,我到他的墓前,将上市的消息从心中告诉他,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我想告诉他,我们沿着他指明的方向,完成了上市目标,如果他能亲眼看到该有多好啊;我想告诉他,我们继承了他的遗志,完成了他生前未竟的事业,他可以欣慰了;我想告诉他,因为上市,渤海轮渡拓宽了低成本的融资渠道,实现了快速增长的低成本扩张,财务状况明显好转,企业负债率已经降到了20%……
        如果渤海轮渡没有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就不会有根本的改变,就不会有后来建造的“渤海翠珠”“渤海晶珠”“渤海钻珠”“渤海玛珠”“中华复兴”“中华泰山”“海蓝鲸”“渤海恒通”“渤海恒达”轮的投入营运,公司就不会成为亚洲运力规模最大、综合运输能力最强的客滚运输企业,就不会连续15年车客运量、车客市场占有率、收入、利润等指标位居全国同类企业之首,总之就不会有渤海轮渡的再一次快速发展、跨越发展,也就更不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微风轻拂,树叶沙沙,似是张毅先生的低语,我仿佛又听到了张毅先生的嘱托和鼓励,企业发展永无止境,上市只是渤海轮渡万里长征完成了转折性的第一步,蔚蓝色海洋上,渤海轮渡还会遇到很多的风浪,永不折腾、永不停滞、永不懈怠、永不言败,确保企业可持续发展态势……

(四)

        张毅先生一生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收集贝壳。他自年轻时在渔船工作时就开始搜集贝壳,船一靠岸,别人都游览当地风光,只有他低头在海边捡贝壳、到市场买贝壳。
        张毅先生自己喜欢贝壳,也乐意向别人介绍贝壳、推介贝壳。我和他认识的第二次见面,他就领我到他家,搬出一盒盒贝壳让我看,如数家珍地进行介绍,并乐此不疲地讲述有关贝壳的故事。
        张毅先生对贝壳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饭可以少吃、酒可以不喝、东西可以不买,但贝壳不能不买。记得1997年,鲁辽公司董事会在福建厦门召开。会议结束考察市场途中,张毅先生在路边摊点发现了一枚从没见过的贝壳,他就停下来和小贩讨价还价,但小贩要价太高死活不松口,最后只能忍痛离开。但接下来的行程,一有空闲,张毅先生就念叨那贝壳。我们即将从武夷山返程了,张毅先生突然提出让我们先走,自己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后来才得知,他实在拒绝不了那贝壳的诱惑,又返回厦门买回了这枚贝壳,喜滋滋地如获至宝了。
        有一年,我出国考察巴哈马岛国,在海边地摊上看到一枚贝壳比较别致,就花几个美金买回来送给张毅先生。张毅先生非常珍惜,我到他家时看到他把这一枚贝壳摆放在客厅的显要位置,倒是把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感觉礼品的价格低廉了些。张毅先生却非常高兴,他说,君子之交淡如水,礼轻情意重,这是你自己掏的钱给我买的并且是我喜欢的礼物。
        张毅先生还时常以此事给我讲,叮嘱我作为企业领导干部,一定要以身作则、与人健康相处,要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不能因为自己的好恶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而犯错误。对张毅先生,我从来没有给他送过高级的、贵重的东西,充其量就送些烟台本地的苹果、大枣、花生米、杠子头、大枣饽饽等农产品。张毅先生总是说,我们之间的交往就应该这样,不能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这才是君子之交,这样的交情才会健康、稳固、长久。
        江苏东海市水晶城各种贝壳和奇石等商品琳琅满目、种类繁多,2007年我利用一个周末陪张毅先生到那里看贝壳挑奇石,这也是我认识他十多年唯一的一次。我提议他买了这么多贝壳和奇石,又准备搞公益性的贝壳展览馆,渤海轮渡应该赞助一下。但张毅先生婉言谢绝了,他说收集贝壳和奇石是私人兴趣和爱好,不能用公家的钱为自己的个人爱好买单。后来,以张毅先生收藏的贝壳为基础,在大连建起了具有公益性质的贝壳馆,并且是全亚洲最大的贝壳馆,张毅先生收藏的贝壳等由个人珍藏走向了社会共赏。
        在我所接触的国企领导人中,张毅先生是最容易让人接近和亲近的一个。他从来不摆高高在上的架子,而是态度和蔼,言行举止非常随和。他每次来烟台办公乘坐公司船舶时,都要求船舶不搞特殊待遇、开小灶,而是与船员吃同样的饭,与船长、轮机长同桌用餐亲切交谈;到公司时,也是喜欢与班子成员坐在一起用餐,气氛融洽地与大家探讨公司发展问题。张毅先生是经历过苦日子的人,他倡导简朴节约,反对奢华浪费。他对接待规格和标准从不挑挑拣拣,来烟台时我们最多给他加一个他爱吃的螃蟹作为招待。我乘船到辽渔集团,他每次均在百忙之中亲自到船上接我,吃饭也从来不到大酒店,而是就近找家小店简单吃顿农家饭。他的这种“小里小气”,反而让他的形象在我心中日复一日地更加高大起来。
        张毅先生将自己一生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社会、企业和职工。他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企业家,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他是中国渔业界的一面旗帜,在全国各地渔业企业纷纷走下滑路的时候,他率领的团队和领导的辽渔集团异军突起,始终保持了健康向上的发展势头。张毅先生的贡献必将永远载入辽渔集团以及渤海轮渡的史册。
        在张毅先生的办公室,悬挂着一幅他自己写的对联。上联:好事难事窝囊事事事都办,下联:骂声怨声赞美声声声都听,横批:自有公论。他也时常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当领导,就要耐得住清贫、受得住寂寞、经得住夸奖、忍得住诋毁;当领导,就要心胸开阔、宽容大度、能屈能伸、忍辱负重。
        当张毅先生因为年龄限制不再适宜担任渤海轮渡董事长,并且在得知卸任董事长不会影响渤海轮渡上市工作时,张毅先生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董事长之职。
        为使新上任的董事长尽快熟悉企业情况进入角色,张毅先生给我讲,他结合自己在辽渔集团当了28年领导的工作经验,把对过去的总结、对现在要做的事、对未来的一些想法,整理成几页书面材料,毫无保留地介绍和交给了新任董事长。张毅先生再三叮嘱我和渤海轮渡班子,一定要像支持自己一样,全力支持新董事长的工作。张毅先生的坦荡胸怀和一心一意为企业着想的无私奉献精神,成为我一生效仿和追随的目标。
        在与张毅先生的相识相处中,我受益匪浅,他既是良师又是益友。回首走过的路,我的经历也不是一帆风顺,有沉浮、有曲折,但受张毅先生的影响,我从未有过任何抱怨,反而初心不改,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形成了我坚定的志向、坚强的意志、坚毅的品格。更重要的是,我从张毅先生身上学到了做人与做事的统一、实现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的统一,他的社会责任感、他的价值取向,长期影响着我。
        张毅先生是一个性情中人,他曾经出过一本书《男人与海》。从书中,可以感受到他海一样深远的思想、海一样宽广的胸怀、海一样容纳百川的谦逊、海一样刚毅坚忍的性格。他把此书郑重赠送给我,希望我能够胸怀宽广、心态豁达、意志坚毅、品格坚强。
        有一次,我到大连出差,知晓他在辽渔集团医院打吊瓶,我去看望他,看到他情绪有些低落,我还开导他。以后每次去大连出差,我都会安排时间看望张毅先生,听他诉说心声,让他的情绪有所宣泄。
        应我的邀请,退休后的张毅先生最后一次是2011年国庆节前到了烟台。我和渤海轮渡的班子成员给予了热情接待。这几天里,我们回顾了共同奋斗的岁月、一起走过的历程。张毅先生兴致很高,和我畅谈人生、哲理、爱好、社会万象,也谈了人情冷暖,也谈了在位不在位一些人的对他的态度变化,对一些人的太势利、太现实感到失望……我还陪他去几个地方转了转。张毅先生返回大连前对我们全体班子成员说,这是他退下之后最开心、最高兴、最愉快的日子。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天有不测风云。
        永远忘不了那个让人伤心难过、悲痛欲绝的日子。2011年12月22日晚上7点多钟,我突然接到了张毅先生家里的电话,说张毅先生走了。走了?这怎么可能?!犹如晴天霹雳,我目瞪口呆,当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听此噩耗,我泪如泉涌,眼泪不由自主地扑簌簌地落下来。
        我平复一下心情,立即通知公司高管、骨干,当晚乘船去大连。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越茫茫大海,立即赶到张毅先生身边,想多看一眼他,送他最后一程。
        我们一直呆在大连参加了张毅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站在张毅先生灵柩前,端详着张毅先生熟悉的容颜,我不能自已、嚎啕大哭。我深知,从此,再见不到张毅先生可亲的面容;从此,再听不到张毅先生的笑声;从此,再听不到张毅先生的谆谆教诲……
        我哭,失去了一位高风亮节、可以为我们掌舵把向的董事长;我哭,失去了一名可以同心同德、携手同行的同事;我哭,失去了一个关心我爱护我、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好兄长;我哭,失去了一个肝胆相照、风雨同舟的朋友。
        在每年的张毅先生的忌日,我都会和渤海轮渡高管以各种方式进行祭奠,表达我们永远的哀思和崇敬之情……
        在我的手机上,至今仍保存着张毅先生的手机号码13904084388,多想这个号码能够再次传来他那底气十足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我时常翻阅张毅先生发过的一些信息,追思共同奋斗过的岁月,憧憬共同联手拼搏打造的事业,心情依旧那么不平静和激动……
        张毅先生,我的好领导、好同事、好朋友、好兄长,您是我心中永远的丰碑,您永远活在我心中。
        张毅先生,国家迈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渤海轮渡发展面临新机遇进入新阶段,时不我待,干事创业正当时,我将继续秉承您的教诲,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不忘初心、不负韶华、砥砺前行,勇于担当、积极作为,努力为国家、为社会、为企业、为职工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未来,渤海轮渡人一定会不懈努力,一棒接着一棒跑下去,跑好企业接续发展的接力赛;一定会勇立潮头,继续乘风破浪、奋勇搏击,再启发展新篇章,因为还有梦……
        张毅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