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Position

当前位置:官方首页新闻资讯行业资讯

咨询电话:
环保巨头钱“紧”国资驰援纾困

作者:admin  时间:2018-12-03 08:18  人气:

11月7日,神雾集团与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人民政府签署《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后者将支持兴建神雾环保产业园基地及相关项目。此外,南昌市政府出资平台将与上海图世等多家机构共同成立60亿元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基金,专项投资于新的基地建设及神雾集团核心技术的推广应用。这无疑是对陷入债务违约风波的神雾集团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事实上,神雾集团的境遇并非孤例。今年以来,环保企业纷纷遭遇“寒流”,包括东方园林(002310.SZ)、天翔环境(300363.SZ)、盛运环保(300090.SZ)、神雾环保(300156.SZ)等多家环保企业业绩增速放缓,出现资金紧张状况,甚至部分债务逾期。

如今,寻求国资帮助成为了部分环保企业的优先选择。这些企业大多处于债务危机状态,面临股票质押爆仓风险,有较严重的资金链、现金流问题。

一位环保行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道:“环保行业的大部分子行业本身壁垒并不高,完全是资金驱动型企业。财务状况很好的公司没有资金诉求,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愿意把控制权让给国资。”

环保行业“遇寒”

10月17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开晓胜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原因为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

作为曾经的垃圾焚烧发电巨头,盛运环保由于所欠债务到期后未予归还,债务缠身官司不断。11月7日,盛运环保公开表示:“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经计算,截至目前,盛运环保到期未清偿的本金、租金、本息、项目贷款等债务共有58笔,合计约为26.58亿元。”

这直接导致盛运环保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也可能需要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影响其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加剧现有的资金紧张状况。

在巨额债务压顶的同时,盛运环保的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据盛运环保最新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盛运环保实现营业收入5.84亿元,同比下滑52.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10亿元,同比下滑5737.61%。

11月14日,盛运环保董秘办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公告所言,2018年以来,盛运环保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由于公司陷入较大债务危机,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记者注意到,这种亏损状况并不只在盛运环保一家上市公司财报中体现,数据统计,环保板块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速同比明显下滑,59家环保上市公司共实现净利润143.7亿元,同比下滑24.0%。

同期,神雾环保也呈亏损状态。其2018年1~9月营业收入为9781.36万元,同比下跌96.12%;净利润亏损2.47亿元,同比下降153.22%。其中三季度单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257.24万元,同比减少238.39%。

截至第三季度报告期末,神雾环保存在未清偿到期债务16.42亿元,有11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合计182.58万元。且控股股东神雾集团持有的神雾环保股票已质押股份总数占所持有股份总数的99.78%,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票占所持股份总数高达100%。

除此之外,*ST凯迪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7.99亿元,同比减少51.1%,净利润亏损17.34亿元,同比降幅高达1091.1%;四川联合环保产业联盟四家初始发起人单位之一的天翔环境也在近日发出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致使部分债务逾期。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9.77亿元。

融资难致资金承压

记者梳理发现,由于民营环保企业债务违约事件的蔓延,环保企业的营收增长趋势减缓。上述环保企业遭遇债务危机的原因各不相同,但也存在着一定的共性。

11月14日,神雾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神雾集团目前资金状况紧张是由资金政策、行业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的。受2017年下半年以来货币流动性趋紧、融资工作及资金到位时间低于计划等综合因素,公司营业收入减少。”

事实上,伴随流动资金的紧张,神雾环保的财务总监、总经理、职工代表监事、副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等职位出现人员变动。神雾集团高层也相继换血,并调整了董事会机构设置,将董事会正式改称董事局。

神雾集团表示:“2017年下半年以来,受资本市场波动及流动资金趋紧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在建重点工程项目进度放缓,对经营业绩造成一定影响。资金紧张已造成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应负款拖欠等影响信用的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环保企业还面临市场融资难度加大,融资利率上升,现有融资可能存在无法续贷等各种不利因素,导致企业资金吃紧。

11月14日,盛运环保董秘办工作人员也向本报记者透露:“政府投资项目本来就是企业自己投钱,政府一分钱不投。盛运环保已投产、在建和拟建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主要以BOT项目为主,工程的建设需要多项审核和批准,项目开工的前期时间长,且投资规模较大,回收周期长。”

PPP、BOT都是政企合作的模式。记者了解到,虽然盛运环保与政府已签署保障权益的法律合同,但若由于一些不可预知的情况政府未能及时支付相关费用,则会对公司正常经营带来影响。同时,我国城市生活垃圾行业市场高度分散,参与者众多,竞争激烈,增加了环保公司未来获取新项目、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难度。

天翔环境方面也表示:“公司业绩的波动,是由于环保PPP 、EPC 等项目前期投入较多,占用资金较大,财务费用增加较多导致。”

华创证券环保与公用事业研究员凌晨向记者解释称:“上述环保公司一般都是以工程承包为主的商业模式,在PPP模式出来之前也都是以BOT、EPC等为主,所以前期会产生大量的垫资,PPP模式流行之后尽管在同体量项目上的资金占用会减少,但是杠杆率大幅度上升,有些公司由于项目本身收益不明确,SPV(和政府共同设立项目公司)的融资能力比较差,就只能通过上市公司主体进行短贷长投,增加了负债压力。”

国信证券环保行业分析师姚键也提出相似观点。姚键坦言,环保企业需要垫资投资做项目,占用大量资金,待回款没钱时,问题随之凸显。负债多并不意味着亏损,国资在资金方面没压力,而且政治导向正确,债务问题严重的环保企业纷纷寻求国资庇护“过冬”。



  地址/Add: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电话/Tel:

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